????“幽溟力量造成的伤?”西祠看着北陌,疑惑的问道:“那是什么力量?”

????“十方界之中,有一界为幽溟,幽溟之力,可吞噬一切,毁坏神魂,是极其可怖的力量。”

????听完北陌说的话,西祠思索了一下,道:“再怎么可怖,也该有相生相克的力量,只要有相克的力量,便有办法对付,可从阿陌你说的来看,那力量极难对付,这是怎么回事?”

????北陌看着他,道:“被幽溟力量毁坏的神魂会越来越虚弱,到最后,会魂飞魄散,一旦被幽溟之力所伤,便只能用血枝花炼制而成的丹药养着,并且养护那样的伤,还需要幽溟兽皇的血。”

????“大帝身边有人受了那样的伤?”听完北陌说的,西祠便明白了。

????“嗯。”北陌点头,淡淡道:“大帝打开十方界入口,放出幽溟水,便是为了在外培养血枝花,而大帝身边有幽溟兽皇在,所以炼制丹药不成问题,但即便如此,血枝花也只能保命令不灭,却不能让受了力量冲击的人神魂恢复如常,这种情况下,便只有用可以抵抗幽溟力量的身体来养魂神魂,方可恢复。”

????能抵抗幽溟力量的身体?

????听到这话,西祠皱着眉,总觉得有些奇怪,但又不知道什么地方奇怪,便道:“能让大帝这般费心,甚至不顾十方界安危放出幽溟界水来养育血枝花,那人可是大帝至亲之人?”

????北陌看着西祠,良久,摇了摇头,没有多言。

????西祠见他这般,便知道那是不能碰的话题,沉默了一会,道:“我们真的没办法阻止幽冥海蔓延吗?”

????北陌闻言,清冷的银色眸子中闪过一道寒光,沉吟良久之后才开口:“以前没有,但在后来,有了一个。”

????西祠一听,迫不及待的问道:“谁?”

????有那样的人,只要让那人阻止幽溟海,阿陌便不用再消耗神魂之力了。

????“有一个孩子。”北陌看着西祠,道:“但那个孩子不见了。”

????这话一出,便断了西祠所有的念想,道:“那么重要的孩子,没人找吗?”

????“找了。”北陌垂眸,遮住眼中一闪而过的光芒,淡淡道:“但没找到。”

????“一个孩子,怎么可能找不到?”西祠看着北陌,道:“是有人将那个孩子藏起来了吧?”

????若非如此,十方界为了自己的安危,无论如何都会找出那个孩子,但十方界都没找到那个孩子,可见那个孩子是被藏起来了,而非自己消失不见。

????北陌垂眸,没有说话。

????西祠又道:“那个孩子是十方界的希望,十方界想平安无事,便不会私藏那个孩子,能从你们手中将那个孩子带走藏起来,对方也是十方界之人,既如此,那人为何要将那个孩子藏起来?”

????为了那个孩子可以救十方界,而不是带回去被当做容器。

????这话,北陌没办法说,便只能对西祠摇了摇头:“这一点,我们也不清楚。”

????未了,北陌又道:“那个孩子活着,也许未来,她会回来。”

????——

????拂灵是容器。晚安。头昏脑涨,明天多更。22

欢迎大家访问:猪猪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s839.com/book/88602/1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