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羞辱的情景,宋昌赫岂能不怒?网更新最快?电脑端:www..com/

????但很显然,君临天和慕凝芙一行人已经不知所踪。

????周围的人都吓得面如死灰,宋昌赫此刻矗立在南汉山城遗址的城墙之下,望着写有他名字的血字和狗头,却反常的却没有任何暴跳如雷或者情绪失控的情绪,而是鼻子里长长的呼出一口沉重的气息,看着远处破晓的曙色。

????清晨,温度很低,天光照在宋昌赫那张奸佞的瘦脸上,凝固了一层寒意料峭的霜色。

????也照在了血淋淋的狗头,和半死不活的死侍们身上。

????好半响,宋昌赫才低声发问,询问身边的辅佐官,“怎么让他们跑的?”

????“这个......”辅佐官吓得半死,垂头丧气的如实禀报,“还在调查之中.......”

????隐隐的火气窜上宋昌赫的脑门。

????这首次交锋,他主场优势却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反倒是被君临天搅和了今晚对安允熙灭口的行动。

????看来两人在任期之内的较量和两国的紧张,以后在所难免,眼下安允熙失踪,连同那天大的秘密,音讯全无。

????如果真落到了远东手里.......

????那他宋昌赫总统,也找终将逃不脱飞鹤台魔咒.......

????********************

????凌晨七点,黄海海域。

????一艘货轮上,君临天带着慕凝芙,还有荣德一行人,即将抵达远东。

????几个小时的漂流,直到天边泛起鱼肚子白,海面上,凌晨的天空,到处都是冷冷的灰色,像镜头下的写实纪录片。

????凌晨,他们一行人,在君临天那位署名【战】的朋友的帮助下,离开了南汉山城国宾馆。

????不过君临天却拒绝了【战】姓朋友提出的,帮助他们从镁军驻南基地起飞,到冲绳那霸,再从那霸飞回远东的提议。

????君临天告诉那位【战】姓朋友,他已经联系了人,今夜打算走【黄海线】。

????提到黄海线,慕凝芙也是吃惊了一下,但她没说什么,丈夫想要走黄海线,自然有他的道理。

????这是一条着名的偷渡线,看来君临天是要打算微服私访一下了。

????于是他们在凌晨,从瑞山港口登上了回远东的货轮,经由黄海偷渡线,目的地则是远东北部,一个对慕凝芙来说万分陌生的州。

????延平州。

????一个居住了几百万潮鲜人的远东东北部大州。

????那里是远东地理的最边缘,也是远东主流社会的最边缘,那里是远东经济的薄弱环节,每年偷渡到南峥国打工的朝鲜族远东人,足有百万之多。

????而一条很着名的大江作为远东最东北的国境线,则隔着另一个国家——北嵘国。

????货轮甲板上,夫妻俩吹着刺骨的夜间海风。

????裹着厚厚羊绒围巾的慕凝芙,也觉得呼出的空气足以结冰,习惯了南亚亚热带气候的慕凝芙,万分不习惯东北的寒冷的气候。

????“就快回家了,芙儿。”君临天握着妻子的手,望着前面黑漆漆一片的黄海海域,颠簸中,货轮随着海面一起一伏,他们矗立的位置也时高时低。

????“临天,今晚,宋昌赫的这笔账,我们要怎么跟他算?”

????慕凝芙想到凌晨的那一场血战,一直心绪难平,义愤填膺,论心狠手辣,宋昌赫这个奸佞贼臣,不输给他们以前的所有对手。新八一中文网首发?www..com?m..com

????显然,他们夫妻俩也不准备善罢甘休,报复,那是必然的。

????“最报的报复,就是把他从飞鹤台总统的位置上拉下来。”

????君临天迎着黄海海域刺骨的寒风,斩钉截铁的说,“在我最后的两年任期内,我势必会让宋昌赫,在飞鹤台魔咒下,打入地狱,无处遁形。”

????“好的。”慕凝芙挽着老公的手臂,头枕着男人的肩膀。

????——“新的挑战即将开始,让我们共同打造新的东北亚格局。”

????他们的大船,逆风行驶在黄海海域,即将抵达远东延平州。

????【全文完】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暖婚:总统大人,放肆爱》,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欢迎大家访问:猪猪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s839.com/book/87162/1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