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一章金木水火五行荟聚;宝玉香菱二度西行(九)

????听宝瑢提起当年的事,宝玉不由叹了口气,出门的次数不多,却能时常遇见。说起来也算缘分了!可缘分自己也没法说话不是!万一大姐夫再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呢?

????想一回对燕儿道,“我却是没法说话的!”

????燕儿觉得自己白费唾沫了,“为什么?老夫人很是好说话的。”

????宝玉道,“我说了话,成与不成都没什么,可上面没个话,你们姑娘又算什么?再说又是这个节骨眼儿上,我和你们家王爷都是领兵的,外人又会怎么看!”

????燕儿道,“不是很好么?门当户对的。”

????宝瑢见识比燕儿多,不由上来道,“你是说还让我去求圣上!”说完了又觉后悔,自己太也上赶子了。

????宝玉道,“怎么求?可是不信圣上的话?依着我还是先听听世伯母的意思,才是正经。”

????宝瑢冷笑道,“怪到你身边这些人呢,感情都是绕圈子,绕回来的。”

????宝玉想想,点点头,“倒也说得!”说完见宝瑢要暴走,忙着又道,“现在事情真的不少的,你又不是不知,何必还要计较呢!”

????宝瑢冷笑道,“莫不是觉得我真的嫁不出去?”

????“这就是说了气话了!从来不曾这么想。”宝玉说着又道,“知道这一回你委屈了,只怪我虑事不周罢!姑娘大人大量,多担待些罢。”

????宝瑢哼了声,“你心里明白就好。”

????宝玉当然明白了,之所以急着把探春嫁出去,防的不就是这个么?想着道,“好了,还是先送你回去罢,也免得世伯母惦记!”

????宝瑢道,“回去怎么说?”

????宝玉道,“随你!想说就说,不想说便等我回来再说。这么总成了罢?”

????“我这便去辞妙玉姐姐!”宝瑢说着进了禅房,不多时又一人出来。只说妙玉身上不大好,许是方才凉着了。宝玉多少猜着些,也不多说,抬手让宝瑢。三人才下山路,见香菱迎面而来,宝玉心里欢喜,忙让香菱带人送宝瑢回去。宝瑢想着宝玉明个要出门,家里事情必是不少,倒也没说什么,随着香菱去了。

????这个还算好,妙玉可是难了。不过再难也要过去,怎么说还不少事情指望她呢。轻轻一拍门,又是藕官探头出来,“宝二爷没走?”

????“走了一回,这不是又回来了?”宝玉说话一步跨了进去,见妙玉起身要躲,不由道,“这就算是特意来的了!”妙玉听了,脚下不由一顿。宝玉见了忙道,“特意过来求大士一件事,还请姑娘莫急!”藕官,蕊官听宝玉说的热闹,不由捂着嘴。宝玉笑着一挥手,二人忙退了下去。

????藕官,蕊官退了下去,妙玉好了不少,不过还是没回头,只道,“怡红居士有话只管说!”

????宝玉道,“上一回外出,家中之事多赖大士帮衬,这一回出门在即,说不得还要求大士援手。”宝玉话落,妙玉突然转身过来,盯着宝玉道,“哪一个不成?何苦来烦我!”

????“万事具是修行?姑娘何必在意许多?”宝玉说着话,抬手让妙玉,“今个天儿还算好,不如坐坐?”妙玉想了回,还是坐了下来!

????宝玉看看壶中的水以是凉了,便又起来去茶炉子那边换了水,从新泡茶,给妙玉倒了一盅,又给自己倒了一盅,拿起来慢慢嗅了回,也不说话,小口慢慢品酌。妙玉见了,同样不说话,也慢慢品着,只要茶盅里没水,宝玉便会蓄上。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壶水见底,宝玉才起了身,“姑娘的心可静下来了?”

????妙玉一怔,是了,自己怎么就静下心了呢?难道那人说的是真的?自己对眼前人有情意?不会的,自己是修行之人。可师傅为什么说留在北面这话呢?想着道,“我是要回南边的!”

????宝玉道,“可巧了,我这边的事情了了,也是要回南边的。到时候结伴而行。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妙玉道,“莫不是你信了那人的话?”

????“皇上?”见妙玉点头,宝玉又道,“不是说了随着你的心思么?大士何必还要计较什么呢?不敢扰了心性的。”

????妙玉道,“还配说什么心性么?”

????宝玉道,“这个就不是皇上说了算了!当然也不是你我说了算的。”

????妙玉道,“那还修行做什么?”

????“可说了?姑娘为了什么才修行呢?可是要普度众生么?又或是成仙得道?要是不求这两样的话,那不妨听听刘半仙的话,许是‘现在才是最好的!’所以姑娘千万不要拘泥其中才是。仔细想想,到底是为了什么。”宝玉说着笑笑,“家中的事便拜托大士了。”

????妙玉道,“这一回又是什么事?”

????“还能什么呢?”宝玉说着叹了口气,对妙玉说了一回……

????妙玉道,“林姑娘和宝姑娘不都是极好的?”

????宝玉道,“却是不方便说话的!”

????妙玉道,“我可没想着那什么什么身份。”

????宝玉道,“又没想着要你用身份压人,只是一个旁观角度罢了。一局输赢料不真,香销茶尽尚逡巡。欲知目下兴衰兆,须问旁观冷眼人。”

????妙玉苦笑道,“连我自己还不明白呢!”

????“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只是这一句,便没几人能明白的。”宝玉说着摇头笑笑,“而对于我们这样人家,明白这一句也就够了。”

????妙玉道,“真要回南面么?”

????宝玉道,“还不至于说谎的!”

????妙玉道,“走走还是住下?”

????“扬州和姑苏走走,住下就是金陵了!”宝玉说着又笑笑,“现在只是想想,你也知道的,真的想走也不大容易的。”

????“你这一大家子,老太太又这么样,却是不大容易了!”妙玉说着摇摇头。

????“真的只是这一家子,倒也容易了。不见今日么?这才艰难呢。”宝玉说着一笑,“好了不多说了!姑娘也歇歇!”

????妙玉道,“倒也不乏。”

????宝玉道,“怕你累心!”

????妙玉脸儿一红,“知道你有事的,快去罢!”

????“既是姑娘不觉得累,那就再坐坐。即便有事,却也有限。”宝玉说着话,又去茶炉子换了热水,二人再次静了下来。又不知过了多久,宝玉摇头笑笑,“可惜梅花落了,不然闭目必可凝神,又可闻香!”

????妙玉道,“这院子里,最好的就是这梅花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宝玉说着见妙玉看过来,笑着道,“说起来这梅树还是我填的土呢!”

????妙玉这才想起来,当日元春省亲之时,便听眼前人说,此处是他都建的。又想那密道,不由摇摇头。心里又想起师傅来!这真的算结果么?

????。




欢迎大家访问:猪猪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s839.com/book/86906/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