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玮往后退了两步,像交不上作业的学生一样不敢看柏澍的眼睛。

????“这个不难,做多了熟练了就好了。”

????柏澍放缓了手下的动作,把刚刚的步骤又重复了一遍,说话的语气也柔和了很多。

????“以前带学生,我对他们很好,几乎是有求必应,但他们根本看不起我。”

????柏澍垂着眼,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中的胶鞋上,说得话里透着浓浓的无奈:“那些孩子就是见人下菜碟,他们对那种看上去冷漠的,高高在上的老师,说不上喜欢吧,最起码也是尊重。”

????“后来我也变了,以为变成那样会省去很多麻烦,但是学生依旧会拍着肩膀跟我说:‘小柏啊,你装什么?你这样更讨人厌了!’”

????叶玮站在旁边,一边听着他讲自己的故事,一边看着他做胶鞋。柏澍就像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可之前看新闻,不是说你很受学生爱戴吗?”

????为了显得不那么尴尬,叶玮只能找准空当把话题接下去。

????柏澍微微扬起了嘴角,抬起头来看了叶玮一眼,又低下了头:“新闻的真实性和道听途说有什么区别?总不能我犯了那么大的事儿校长还说:‘我早想到他会有这么一天’吧?我前后的反差越大,他与这件事的关联就越小。”

????叶玮点了点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许是听闻过柏澍的事迹,才觉得他很难打交道。

????“其实很多事情,你可以直接来问我。”柏澍的视线依旧在胶鞋上:“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没什么意义。”

????在听到他这么说的一刻,叶玮的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仿佛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被发现了。

????柏澍说话的语气就像是在讲一件很日常的小事,叶玮憋了很久,最后弱弱的回了一句:“对不起…”

????听到他道歉,柏澍终于抬起头看了叶玮一眼,看到他无比认真,脸涨得通红,不由得笑出了声,整个人也变得轻松起来。

????“你别这样啊,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

????柏澍把手放在叶玮肩上,微微使了点劲:“人就像这个胶鞋,加上鞋面,再把多出来的部分去掉就可以。坏了可以修,修到修不了就毁掉,毕竟这东西对环境污染不小。”

????叶玮跟着瞎点头,从柏澍手里接过鞋跟,蒙头往上涂抹粘胶,接着贴皮革,弄得手忙脚乱。柏澍突然变得耐心起来,手把手的教。

????可是叶玮并不觉得好,他宁可像在部队里,一言不合被体罚都可以,这样钝刀子割肉才是真难受。

????“我的速度并不算快,这里的工作要求是一天五十双胶鞋,按照一双十分钟算,至少需要八个小时,大多数的人不加班无法完成。”

????“教你是我的工作,完成产量也是我的工作,所以需要快些。”

????在看到叶玮能独立完成工作后,柏澍撂下一句话离开了。

????工作到下午五点半,叶玮跟着大家从厂房离开,或许是胶鞋厂毒性不小,出门的时候一阵恶心头晕,差点昏倒,要不是八叔扶了一把可能真就不行了。

????劳改之前,叶玮以为监狱的生活会很艰苦,没曾想这里和工作差不多,基本上都是八小时工作制,完成产量就可以。一日三餐温饱完全可以保证,晚饭后还有休息时间。

????不知不觉半个月过去了,柳雁湾的五个人被带回到家乡那边劳改去了,还有一个人刑满释放了,整间房只剩下自己、柏澍、八叔和一个没怎么打过交道的男人。

????据说那个男人来得比较晚,在八叔和柏澍之后,因为看上去性格比较乖张别人都叫他老怪。

????老怪这个人一般不怎么跟人打交道,但是看上去攻击性很强,眼睛总是贼溜溜的转,看任何人的目光都带着防备和不善。

????老怪年龄在三十岁上下,身形和八叔比瘦弱不少,但和柏澍比又显得壮实很多。因为他给人的感觉不怎么讨喜,所以两人之间交流也不多。

????相对老怪来说,叶玮的关注点更多放在了柏澍身上。每天晚饭后,柏澍都盘腿端坐在床上看书,看书速度很快,每天看的书都不一样。

????监狱每月都会象征性的发一些工资,也就三十块钱左右,搁别人钱一到手就会买些好吃的。但柏澍从不破戒,平时怎样就还是怎样,所有的存款都会用来买书。

????但买书的速度远远跟不上他看书的速度,一开始叶玮还好奇这些书从哪儿来,后来发现,监狱外会有人专门为他买书寄过来,具体是谁就不知道了。

????更让叶玮奇怪的是,柏澍作为一个曾经的数学老师,基本上没看过和数学甚至理科相关的书,看得大都是哲学、教育学和一些心理学的书籍。

????“柏哥,为什么你一个数学老师,从来不看专业书啊?”所以这样的问题,叶玮也确实问过。

????“数学是我的专业,但不是我毕生的追求。虽然我永远不可能再做老师了,但我毕生的追求是教育。”

????柏澍用这两句话四两拨千斤的回答了叶玮的问题,但站在叶玮的角度,他实在听不懂柏澍这话背后的意思。

????叶玮以为从今以后自己就会在这间房不温不火的待上十五个月然后离开,直到一件事改变了一切。

????……

????一个天气阴沉的黄昏,吃完晚饭夕阳只剩下余晖,一抹耀眼的橘色被两道灰暗的烟云拢在中间,给黑白灰三色的天空带来了一丝特别。

????临近春节,是哈气成冰的季节。一般人能在室内待着绝不会去室外,毕竟室内是有暖气的。

????因为头一天刚下过一场大雪,收工后狱警安排包括叶玮的四人扫大院里的雪。

????扫雪是一早就安排好了的,每下一次雪出一间房的人去扫。可自从另外六个狱友离开后就再没新人进来,整个大院几百平米包菜地,四个人要干完都凌晨了。

????分配到个人的场地是狱警安排的,按大小看每个人都一样多,但老怪那块有一半都是菜地,打扫起来更吃力一些。

????柏澍发挥了他一贯的作风,速度快得惊人,不到八点就打扫完了。叶玮估计是在部队没少干过活,速度还算上乘,临近九点时也准备回了。

????转头看见八叔还在打扫,有些过意不去,拉着大扫把跟了过去。冰天雪地里扫了几个小时,叶玮手脚已经冻得快没知觉了,只想着大家一起干完走了得了。

????此时柏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带来了两双手套和一个帽子,把其中一双手套递给了叶玮,另外一双手套和帽子给了八叔,接着便准备离开。

????“呦,自私鬼来装好人啦?”老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欢迎大家访问:猪猪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s839.com/book/85679/103/